神仙居文学网  >  都市  >  都市生活  >  超级全能学生  >  第三千二百二十三章 封印整个宗族
目录
设置
书页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第三千二百二十三章 封印整个宗族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知道秋意宗有救了。

“将来境?”

蝉族的那位过去境的老祖脸色狂变,他审视似地看着身穿黑色铠甲的中年,“不对,你只是一尊战灵。”

“是啊,我是战灵。”

那尊中年点了点头道。

众人懵住了。

战灵!也就是说对方多年前就陨落了?

“既然你是一尊战灵,你就该知道等到你体内的能量耗尽之后,你就会从这方天地彻底地消失。”

那个老者神色无比郑重地说道。

“何为战灵?”

那尊中年哈哈大笑道,“战灵早就陨落了,从天地彻底消失就消失呗,你觉得我还会在乎这个?

再者你觉得以你的修为,你能磨损我多少能量呢?”

那个老者沉默下来。

他这一脉有六尊超脱境的存在,其中过去境初期的三尊,过去境中期的两尊,过去境高阶的一尊。

而他的修为是过去境初期。

也就是说哪怕他这一脉六尊强者全都现身,也不是眼前的这位的对手。

“我蝉族认栽,提出你的要求。”

沉默了一阵之后那个老者开口说道。

听到这里秋颖顿时紧张地看着那尊战灵。

“你要怎么做,那就怎么做。”

那尊战灵轻声道。

“我要杀了他。”

秋颖坚定地说道,“我要把蝉族这一脉连根拔起。”

“好。”

那尊战灵说着化作了一道雷霆之光朝着那个老者冲了过去。

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哪怕是那个老者,都捕捉不到他的速度。

砰!那个老者的身躯朝着后方跌落,他的心口出现了一道口子,正疯狂地朝着外边弥漫着鲜血。

不过老者自身的生命力太旺盛,随着绿色的生命能量涌出,他的伤势以肉眼所见的速度恢复。

“给我死。”

那尊战灵大喝一声,他手中出现了一柄斧子。

斧子绽放着亘古长存的光辉,当朝着那个老者斩去的时候,整个天地都被无尽斧意包围。

啊!那尊老者不出意外地被斩成了碎片。

“我已经记住了这个老者的气息,我现在带你去找他这一脉。”

那尊战灵看着秋颖道。

“好。”

那尊战灵很快就带着秋颖来到了蝉族征战的第二处战场。

没有过多的言语,那尊战灵直接出手。

等到斩杀殆尽之后又前往了第三处战场。

就这样过去了一刻钟之后蝉族前来的修士全都被杀地干干净净。

“我通过搜索灵魂已经得知了蝉族的方位,现在我们去蝉族。”

战灵神色平静地说道。

“你还能坚持吗?”

秋颖有些担心道。

她发现战灵身上弥漫的光辉似乎黯淡了一些。

“无妨。”

战灵不在乎地说道。

秋颖这时看向了隐藏在暗处的叶昊。

“走吧,去第三域。”

叶昊淡淡道。

而在战灵带着秋颖一行人前往第三域的时候蝉族早就乱了起来。

当第一尊过去境初期的老祖陨落的时候蝉族的高层就被惊到了。

要知道过去境的存在可不是大白菜,饶是有蝉族的强大也只有六尊啊。

可是现在只有一尊。

而就在蝉族的老祖宗召开大会准备派遣高手前去视察的时候蝉族的第二尊过去境初期的老祖又陨落了。

蝉族上下,无不震惊。

毫无疑问这是针对蝉族的一场行动。

“撤离种子。”

蝉族的老祖宗第一时间就发布了这样的命令。

蝉族的种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脑袋都懵了。

蝉族怎么可能接连陨落两尊老祖?

四平大陆难道还敢杀他们蝉族的老祖?

那几个老家伙难道不想活了吗?

“宗族有难,这个时候我们怎么能走?”

“是啊,我倒要看看是谁对我们蝉族下手?”

“我们要跟宗门共患难。”

看着宗门的十几位天骄拒绝撤离,宗族的高层心中很是欣慰。

这证明这些家伙不是白眼狼啊。

“我命令你们立刻离开。”

一尊蝉族的高层厉声道。

在他严厉的神色之下那十几位天骄不甘心地踏上了传送阵。

只是很快他们的脸色就变了。

因为传送阵不起作用了。

“什么情况?

传送阵怎么会启动不了?”

蝉族的高层有些不安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空间传送阵运转不了了。”

负责维持阵法的阵师苦笑道。

“时间来不及了,我带他们离去。”

那位高层略一沉吟就说道。

而在他挥手想要撕裂空间的时候却震惊地发现空间成了铁板一块了。

“怎么回事?”

“不好,空间被封印了,四周有超脱境的存在。”

蝉族的第二位高层当即意识到了什么。

他们俩都是禁忌境巅峰的存在。

除了超脱境的能够悄无声息地封印空间而不被他们熟知。

他们当然不相信同阶的存在能够做到这一点。

他们两位当即禀告了宗族的老祖宗。

老祖宗脸色大变的同时也动手试图打破封印。

但是这注定是徒劳的。

空间稳固地可怕,哪怕是他这个过去境巅峰的存在,拼命出手,甚至都撼动不了一丝丝。

“什么情况?”

蝉族的老祖宗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不要白费力气了。”

就在这时一道平淡的声音在半空之中响了起来。

“前辈,不知道我蝉族如何开罪了你?”

蝉族的老祖宗平复了一阵之后开口问道。

“你蝉族没有开罪我,只能说你蝉族倒霉。”

暗中的存在淡淡说道,“再过一会,会有一个女子前来讨债。”

讨债?

听到这个字眼蝉族的老祖宗如何不明白这次估计完犊子了。

没过多久秋颖等人就出现在了蝉族的祖地。

“不知道我蝉族跟这位小姐有何仇怨?”

蝉族的老祖宗平复了一下轻声问道。

“秋意宗,知道吗?”

蝉族的老祖宗沉默。

秋意宗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个宗门可是他们蝉族选定的要攻伐的对象之一啊。

“只要能够给我蝉族一条活路,我愿意拿出付出任何代价。”

少顷之后蝉族的老祖宗抬头看着秋颖正色道。

“秋意宗折损十之七八,唯有把这一族连根拔起,才能消除我心中之恨。”

“弱小就是原罪,这个道理你该明白。

今日就算没有我蝉族,也会有别的种族灭你秋意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