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居文学网  >  都市  >  都市生活  >  逍遥兵王  >  第4216章 寻找慕容雁
目录
设置
书页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第4216章 寻找慕容雁

 “看到了没有,这才是你师兄的真面目,”洛天看了一眼一清道长道,然后心意一动,一股本源之火出现,上清顿时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呼道,在其中扭曲挣扎。“不杀你,不是因为怕你的恩师,只是看在一清的面子上,希望你能够以后从新做人,”洛天淡淡的说道,然后把上清的那神识收了起来,却是让他日夜经受本源之火的煅烧,可以说,比起杀了他还要难受的多。“咳,洛天,我也不知道师兄他——”此刻,一清道长看向洛天神色有些敬畏。“放心吧,你是你,他是他,牛鼻子,”洛天看向一清道长突然微笑道。“咳,”一清道长嘴一咧,却是感觉比哭还难看,洛天的笑让他有些发毛,很不自在。“一清,你也不要拘束,我一直把你当作兄弟,我再说一遍,你和他不一样明白吗?”一清如此,让洛天却是有些莫名的失落,他不知道自己所信任的人,对自己忌惮。“嘿,牛鼻子,你要是感觉过意不去,你过来,让我骑一圈算了,”大黑狗不怀好意的说道。“死狗,你妈的,无量天尊,”一清道长不由的脸一黑,对大黑狗破口大骂,人狗大战起。“喂,小子,你那个斧子让我看看,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大黑狗和一清道长掐完,跑到洛天的面前,一脸真诚的说道。洛天自然知道这只死狗肚子里没有憋好屁,盯着大黑狗道:“那样吧,只要你能接下我一斧,我就送给你如何?”“我——”大黑狗一翻眼,顿时蔫了下来,瞪了洛天一眼,他怎么可能接下一斧,连上清都接不住。“好了,先离开这里吧,我担心有强者会发现这里有盘龙斧至尊仙器的气息,”洛天想了一下说道,然后带着一清道长和大黑狗离开了这里。“小子,我要去寻找二师兄,玉清元始大道尊,家师毕竟要回归,他在太上九青天,我等要去迎接,”一清道长要告别了,也算是为了避嫌,洛天控制着上清,他再在和洛天在一起,怕是以后说不清。洛天自然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如果你的家师问起来上清的事,你就告诉他在我这里好了,”一清道长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道爷什么也不知道,我根本没有见过你,”“死牛鼻子,”大黑狗不由的白了一眼一清道长,望着他离开。“这个牛鼻子,夹在中间也够为难的,道有三家,品性各异啊,”望着一清道长离去,洛天轻声叹息。“是啊,”大黑狗也深有感触,问起洛天最近的情况,然后两人又交谈了一会。“慕容雁?神界的那个妞?你还想着她吗?”当听到洛天还要寻找那个慕容雁时,大黑狗的脸色很是精彩。“死狗,别胡说,她为了我,付出了太多,连妹妹都搭了进去,五十年了,我一定要找到她,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真的死了,哪还有尸?”大黑狗心里嘀咕,却是不敢说出来,洛天的实力越来越强,他再混账,洛天随时都能收拾他。“真的要寻好,应该去当初仙神大战没有波及的地域去寻找,越偏僻越好,因为她是神界的人,”大黑狗提出了一个建议,却是让洛天一怔,暗自点头。“走吧,”洛天沉思了一下,带着大黑狗离开了这里,再次的踏上了寻找慕容雁的路。再说,先前洛天大战上清的地方。此刻,这里出现了一个强者,能量覆面,让人看不清真容。“至尊仙器的气息,好强大,难道是那盘龙斧?”此人幽幽自语,然后下一刻,身形直接消失了。至尊仙器的气息,他无法演化战场的情况,不知道盘龙斧在何人的手里。“正事要紧——”此人轻轻低语,身上带着一种强横的剑意,然后很快的消失不见。“小子,我告诉你,我帮了你这么多,你那把斧子一定要让我看一看,”虚空僻静,大黑狗动用着他的空间神通,耗费着神识,帮洛天寻找着慕容雁,嘴里却是不满的嘀咕道。“行了,少废话,真应该让上清那个牛鼻子把你的嘴巴用笼子给套上,”洛天黑着脸喝道。大黑狗听了顿时没有脾气了,不管如何,不是洛天,他还在上清的手里受苦呢。所以,大黑狗只好老老实实的寻找起慕容雁来。大黑狗是虚空之中诞生出来的天狗,对于空间极为敏感,哪里有漩涡,哪里有法阵,甚至还有能量波动,一般他都能感应出来。“咦?”这时,大黑狗突然浑然打了一个哆嗦,整个身体寒毛都立了起来。“怎么了?”洛天不由的神色凝重道。“妈的,冻死本尊了!”大黑狗把狗头从一处虚空漩涡中拿出来,狗嘴巴上都结了一层冰,哆嗦道。“这是什么地方?”看了大黑狗一眼,洛天不由的有些好笑,随即凝重道。“不知道,这里面应该是一处极冷的空间,却是被封闭了起来,你让开,我试试能不能打开它,”大黑狗认真的说道,然后狗爪子一划,顿时,出现了一个破碗,顶在了脑袋上,从上面垂下一道可有可无的淡淡的能量,把他护在了里面,散发着皇者的气息。“这是什么东西?”洛天不由问道。“咳,是一清那个牛鼻子送我的,我不要,非要给,没办法,”大黑狗一本正经的说道,让洛天不由的一头黑线,这只死狗,说起谎来那是一点也不带脸红的,一清道长不可能给他这么一个防御重宝。“轰——”“轰——”大黑狗运用了虚空大挪移神通,想要把这片虚空移出去,不过,能量轰轰,这空间却是纹丝不动。“妈的,”大黑狗急了,一口咬了上去,差点没有把他的狗牙给崩掉。“是什么?难道是他么?这怎么可能,他如果能脱离天地门就不错了,”封闭的虚空,其实正是那冰雪覆盖的冰原,慕容雁正坐在那里,此刻,她快要到了崩溃的地步,天玄地转,体内的能量和神识枯竭,却是被这虚空能量波动给惊的来了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