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居文学网  >  都市  >  都市生活  >  逍遥兵王  >  第3738章 浊清交汇
目录
设置
书页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第3738章 浊清交汇

 “冰女,人员统计好了么?”这时,十三妃还有殷石来到冰女面前,认真的问道。“统计过了,除了进入无门之门前,寿元枯竭陨落的弟子除外,一个不少,一共有一千八百三十三人,只不过,洛天不在这里,”冰女此刻,神色有些黯然道,没有洛天的逍遥门,等于没有了灵魂。经过了天地宇宙大劫,逍遥门的弟子陨落过半,包括那些低境界的弟子,几乎无一存活,这是逍遥门的一大损失。而且他们所处的空间,是末知的,让他们心中惶然。更重要的是,这里没有洛天。“我们不会是全部陨落,变成了鬼魂,来到了冥界了吧,”一头紫发,盈光波动的小凌,有些担心的说道。“不要胡说,天地大劫,即使连冥界的鬼魂也不可能留下,我们之所以还活着,唯一的解释,我们就是来到了仙界,”这时,林天库他们那些人走了过来,凝重的说道。“我记得,当初洛天和那一清道长几个人一齐进来的,可是他们几个人都不在,这有些不同寻常,我们应该是和他们分开了,或者说是——”此刻,迷仙殿主走了过来沉思着说道。“或者是什么?”幻海宫主看向迷仙殿主问道。“或者是,我们被一个大人物保护了起来,封闭在这里,毕竟,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境界,想在仙界立足太难了,”迷仙殿主说出了自己心底的猜测。“这——有可能么?有仙界的大人物会保护我们?”众人有些不可思议。“这个——也说不定,你们还记得吗,在无门之门开始之时,小天言语有些失态,似乎是他的一个什么师傅——也许他就在仙界也说不定,”素萍接口道。“据我所知,大哥哥真正的师傅,就一个人,那就是当初在星空彼岸的五禽老人,早就离世了,可是,后来大哥哥说过,那坟是空的,”身坐莲花道台,一身白衣的朵朵,几只金乌在她的身后飞舞,此刻,她认真的说道。“无门之门开启于星空彼岸,难道真的有仙界的大人物诞生于那个星球?是他帮了我们么?”上官飞燕凝重道。“这个是极有可能的,我们都没有事,我想天儿也不会有事的,”十三妃凝重的说道,看到众女那着急的神色,她的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在三十三世界,她们都是强大的人物,经历过天地大劫的洗礼,存活下来的人物,现在,来到这未知的地方,一时间有些六神无主,不知所措。“这是清浊交汇处,尔等安心在此修练就好,等待机缘,机缘一到,你等自会出来——”正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突然这处空间传来了一声浩大而苍老的声音。“前辈,你是何人?可知洛天在哪里?我们怎么才能找到他?”十三妃急忙开口询问道。可是,这个声音却是消失了,再也没有传来,就像刚才是幻觉一般。“清浊两界交汇处——”林天库神色凝重。“佛讲因缘,一切皆有定数,既然如此,我们就既来之,则安之吧,无须多想,”天僧双手合十,淡淡的说道。“这清浊两界到底是什么地方?”林曦一身劲装,身材修长,此刻皱眉,轻声自语。不管如何,他们已经知道有人在帮她们,这就已经够了。“传闻天地初开,清者为天,浊者为地,这清浊两界,应该就是天地交汇处,”道姑打扮的道清主宰看了一眼林曦淡淡的说道。“不是天地间以仙界为尊么,也是最高的位面,为何又出现了清浊两界,难道它们不属于诸天万界?”一直没有说话的素萍疑惑道。“也许——清浊两界是星空彼岸的一种说法,沿用的是星空彼岸神话传说,更或者,天地都在这仙界之下,不然的话,诸多宇宙万界皆数大劫,却是唯独仙界无恙?”朵朵自语道。“有道理,也许我们的思维只是局限于以前星空流传的一些传说而已,以为,那里的天地就是这诸天的全部,其实,也许并不包括仙界吧,”“应该如此,甚至,我们那里的神话传说所出现的人物,正是这诸天万界的一些人所流传而来的传说而已,如药皇,祖龙兄,还有火神,水神等等,他们从星空彼岸离开,有的去了金月大陆,甚至有的去了三十三世界,那为何,他们不能去仙界呢?”上官飞燕理性的分析道。“好了,不管如何,我们算是劫后余生了,在这里耐心的等待机缘吧,好好修练,所幸,这里广漠的很,足够我们生存了,”最后,冰女如此说道。而此刻,众人并不知道的,这是一种乾坤世界,虽然在里面看起来广漠无比,在外面,却是一种蛋形的天幕形状,看起来并不大,静静的悬浮在虚无的空中。而在这蛋形的天幕四周,有五大生灵相守护,那是天地五禽,大如上千座神山大岳,有虎啸,熊吼,鸟鸣之音,更是鹿呤,猿啼之声。而在这处的虚空之中,则是有一种老者端坐在那里,充满了强大的道韵,如同和天地完全的融合,不发一言,神色微微凝重。“道济沧桑,恩慧万物,情转百世,唉,还需要三千年——”老者一身破旧的长袍,此刻轻声自语,神色凝重,这个老者的容貌,如果在的话,定会能认出此人,因为,他长的和当年星空彼岸的那个五禽老人极像————“洛天,怎么回事?醒醒,我们出不去了么?”仙界,另一处虚空之中,洛天不小心坠入了一个神秘之地,在这里,他竟然睡了过去,而且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了自己的授业恩师五禽老人,告诉自己一切皆有定数,时机一到终相见。“多少年没有做过梦了——”洛天看了一眼身边的皇天灵还有玉梳,轻声自语,神色凝重,当年自己来到金月大陆,牵挂星空彼岸,就曾做过一个可怕的梦,那是一种几可预见的可怕的末来。不过,从那以后,洛天几乎没有做过梦,而且随着现在境界的提升,他甚至根本没有睡过,只是简单的打坐,入定,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