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居文学网  >  都市  >  都市生活  >  逍遥兵王  >  第3646章 飘雪遭遇
目录
设置
书页
目录
目录
正文
设置
阅读主题
阅读主题
fantasy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A-
页面宽度
A+
A-

第3646章 飘雪遭遇

 “这个——我会查清楚的,绝不会让她危害断魂宗,一旦她和神纹宗有关联,不需要宗主出手,我也会处置她的,”听了宗主的话,  生杀魂沉思了一下凝重的说道。“嗯,你有这个心理准备就好,毕竟她是你的故人之女,相信你也知道我断魂宗和神纹宗的关系,一直是水火不相融,所以——”断魂宗主对生杀魂这个长老还是尊重的。“宗主,我明白怎么处理,”生杀魂认真的说道。“好了,莫魂,你先出去吧,我还有事和生长老相商,”这时,断魂宗主看向那名弟子。“是,弟子告退!”这个弟子莫魂躬身冲宗主和生杀魂道,然后退后一步,这才转身小心的离开。“这个莫离是失魂生长老的弟子,大长老一直在闭关,你们两个负责断魂宗的具体事宜,我知道你们两个一直不对付,此子来此向我告状你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虽然你主管弟子和其他的具体事宜,不过——”这个弟子莫魂一走,断魂宗主解释道。“宗主,我一切都明白,我杀生魂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断魂宗的事,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行的正,端的直,”杀生魂略有些激动的说道。“好了,好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另外,生离魄的事,你最好多多管教一下,这个小子在宗内的影响极为不好,相信你也知道,他仗着你这个长老,可以说胡作非为,已经有不少的弟子和长老把状告到我这里来了,”断魂宗主严肃的说道。生杀魂有些汗颜,生离魄是自己那不成气的儿子,修练天赋虽然不错,不过人品极差,宗内的女弟子快被他祸乱遍了,只不过碍于他这个长老的面子,不少的弟子敢怒不敢言。“是,他再敢胡作非同,我废了他的神通,”生杀魂认真的说道。“没有这么严重,离魄的实力还是不错的,就实力方面,是我断魂宗的优秀弟子,只不过需要好好教育和引导,”断魂宗主淡淡的说道,毕竟他们是魔道八宗之一,不是仙道十门,有的时候没有这么多的规矩。“最近仙道十门乱的很,火焰门对仙道之首天地门极为不满,人心焕散,六合门和天罗门拼命想加入仙道十门,再加上神界留在仙界的一些残余,整个仙界的前景堪忧啊,”“是啊,虽然我们属于魔道八宗,但也是仙界,一荣俱荣,一损俱荣,仙神大战之时,我们魔道八宗可是出了不少的力,否则的话,只靠仙道十门会是神界的对手?”杀生魂冷哼道。“是啊,仙道十门自诩为名门正派,仙道正统,可是,内部的事宜,有许多也是污浊横流,还不如我们魔道八宗呢。好了,不说这些事了,最近,我们魔道八宗准备派弟子前去一些仙神战战场去获取一些机缘,仙道十门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们也不要落后,要知道,修道一途,机缘很重要,”“宗主,您的意思是——”杀生魂眉头轻轻一皱。“我想让你带队去几处最大的仙神战场历练,你可愿意?你金仙也到了七级顶峰了,迟迟无法突破,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个机会,”断魂宗主微笑道。“是,宗主,”生杀魂认真的说道。“好了,你好好准备一下吧,挑选一下弟子,记住,在仙神战场之中,尽量不要和仙道十门的人冲突,不过,真的要战,我断魂宗也不会怕他们任何人,”最后这个断魂宗主冷酷的说道。“属下明白,”杀生魂沉声说道。“启禀宗主,有人闯进天阳池!”这时,有弟子匆匆前来禀报,这是看守天阳池的弟子。生魂魄不由的神色一色。“是什么人敢如此大胆,不知道天阳池是弟子修练魂魄神通用来中和的地方么?任何人进入都要经过杀生魂长老的同意才行,你等负责看守天阳池,竟然让人闯进去,该当何罪?”断魂宗主冷声喝道。“属下知罪,可是闯入其中是的生长老的独子生离魄,属下——”这名前来报告的弟子看了一眼生杀魂唯唯诺诺道。“这个该死的畜生!”生杀魂脸色不由的黑了下来,对于自己的儿子的德行他了解很清楚,孤独飘雪正在天阳池中修炼,万一——“唉,生长老,这件事情你去处理吧,”断魂宗主有些责怪的看了一眼生杀魂。“是,宗主,”生杀魂听了,急忙身形一晃,就消失在大殿之中,向着天阳池赶去。乳白的天阳池内,生离魄这个畜生正在满足的整理着衣衫,池中,一个女子,衣衫不整的半躺在那里,神色呆滞,一行清泪黯然流下。女子自然就是孤独飘雪,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修练的时候,这个男子闯了进来,瞬间控制了自己,更是锁住了自己的魂魄,被他强行战有。“我要杀了你!”孤独飘雪紧咬着银牙,望着生莫离,心中杀意无边,他做梦没有到想,来到断魂宗,竟然葬送了自己的清白,此刻,她连死的心都有了,只不过却是动弹不得。“行了,不要这么看着我,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我父是生杀魂,也是你的恩人,我们两家有渊源,你做我的女人不算委屈你,放心吧,我会对你好的,”生离魄望着孤独飘雪随意的说道,对于他来说,占有一个女人是很平常不过的事情,只不过孤独飘雪的眼神让他有些害怕。“畜生,你做的好事!”一声怒吼传来,让人神魂激荡,生离魄口吐鲜血,生生的被震飞,翻滚在地。“父亲大人!”看到来人,生离魄吓的脸色以苍白,趴在那里不敢动弹。“想不到我生杀魂英明一世,被你毁于一旦,你该死,”看到木已成舟,天阳池中的孤独飘雪的模样,生杀魂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意一动,为她穿上了一件衣服,同时痛心疾首的喝道。“父亲大人对不起,孩儿有罪,”生离魄跪在那里,诚恳的认错,眼中却是没有错意,他知道这个父亲对自己疼爱有加,不会真的处罚自己的,只不过这次自己似乎玩的过火了。“畜生,等会再收拾你!”生杀魂怒声喝道,然后上前帮着孤独飘雪解开了神魂封印。